正合机械网 >> 最新文章

全球三代核电中哪个最坑爹绝缘带

2019-08-24

芬兰TVO公司(TeollisuudenVoimaOy)近日发布消息,建设芬兰西海岸奥克基洛托(Olkiluoto)3号核反应堆的阿海珐集团(Areva)无法按期将核电站投入使用,因此将向TVO公司支付4.5亿欧元违约罚金。

该机组预计为2010年的竣工时间已拖至2019年,投资额也从最初的30亿欧元飙升至80亿欧元。

三代核电,在福岛核事故之后,以预计的更高的安全性和更好的经济性,成为世界核电发展的主流,然而如今来看,首批三代核电机组,在经济性上并不都争气,甚至有的很坑爹啊。

目前全球在建三代压水堆核电机型主要包括:AP1000、EPR、VVER系列中的三代机型、APR1400以及“华龙一号”等。除了APR1400之外,中国都有。

EPR

法国

EPR采用的是多重冗余安全系统,因此被普遍认为是造价最为昂贵的三代压水堆核电机型。目前,全球在建EPR机型的国家主要有法国、中国和芬兰。

在法国,2007年12月,Flamanville核电站3号机组FCD,是法国唯一在建的EPR机组,原计划施工期54个月,目前尚未建成。据报道,今年年初该机组完成了冷态功能测试,计划于2018年年底开始运行。

在芬兰,Olkiluotoo核电站3号机组开工于2005年,该核电机组最初计划到2009年开始商运,但直到现在何时投入商运也没有确定。反应堆仪器和控制系统是影响该项目进展的因素之一。由于工程延期,成本远远超出预算。最新宣布的项目竣工时间已经推至2019年5月。

在中国,台山核电1号机组于2009年开工,晚于Olkiluoto和Flamanville,却后来居上并遥遥领先。在2015年12月30日开始冷态功能试验,成为全球三个EPR工程中首个开始冷试的机组。

今年1月9日,国家主席习近平与正在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的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共同为广东台山核电站1号机组成为EPR全球首堆工程揭牌。

受福岛事故及芬兰EPR项目严重拖期影响,原阿海珐集团在连年巨额亏损之后在2016年6月宣布重组路线图,其原有的绝大部分反应堆业务及核燃料组装、核电站服务业务被组合为NewNP,一起出售给法电及其他投资者,现已更名为法玛通(Framatome)。

原阿海珐核燃料循环前后端的业务被重组为新阿海珐(NewAreva),并更名为Orano。而超期的芬兰ERP项目以及法国EPR项目业务依然留在原阿海珐集团(ArevaSA)。

AP1000

美国

在中国的情况就不说了,大家清楚,坐等装料。

在美国有4台。Vogtle核电站3、4号机分别于2013年3月、2013年11月实现FCD。3号机组原计划于2017年四季度商运,目前仍处于建设阶段。

悲催的的V.C.Summer核电站2台停建。

作为AP1000技术拥有者的西屋公司,被迫走上重组道路。

VVER

俄罗斯

VVER机型是前苏联时期开发的压水堆机型,几十年来先后建造了几十种不同型号的VVER机型。上世纪90年代初,俄罗斯跟世界各核电机组供应商一起,在VVER-1000的基础上,进行了更安全、更经济的第三代新机型的改进研发。

目前,VVER机型在全球核电市场表现很好,包括中国、印度、俄罗斯、白俄罗斯、乌克兰等国都建有VVER机型。

在俄罗斯,政府已确定VVER-1200(AES-2006型)为俄罗斯今后核电发展的主力机型,计划在2030年前要建成32台这种机组。目前有4台在建。

首台VVER-1200机组为新沃罗涅日二期1号机组,开工建设于2012年2月22日,已经于2017年2月投运。第二台为列宁格勒二期1号机组,2018年2月6日实现首次临界并达到最低可控功率。

APR1400

韩国

APR1400是韩国从美国西屋公司引进System80+基础上发展起来的。韩国对其持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该机型具有先进的设计概念及安全特性。目前韩国和阿联酋正在建设使用该机型的核电机组。

在韩国,首台采用APR1400技术的核电机组是ShinKori核电站(古里核电站二期)3号机组,已经于2016年年底实现商运,后续APR1400机组仍在建造过程中。

在阿联酋,4台APR1400核电机组正在阿布扎比核电站进行建造中,其中1号机组已经接近完工。3月26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和阿布扎比王储谢赫穆罕默德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出席了庆祝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第一座核能反应堆建设完成的仪式。

“华龙一号”此处不再赘述,未来的CAP1400情况有待进一步观察。

SO

小编时间

所以,就目前的法国的EPR、韩国的APR1400、俄罗斯的VVER-1200以及美国的AP1000来看,EPR和AP1000是比较坑的,而APR和VVER-1200较为顺利,而且已经实现了在本国的全球首堆的投运。

EPR和AP1000则分别把阿海珐和西屋公司逼上了重组的道路。还有个奇观就是这两种三代技术的首堆如今都在中国,尽管也有延期,但是相较美国和法国以及芬兰的兄弟,已经算是不错了。

在中国的确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能干成很多外国人干不成的事。相信另外两种三代技术——“华龙一号”和CAP1400也会有优于外国同行的表现。

但是,两年“零审批”、三门海阳迟迟不能装料,我们也不得不呼吁,我国的核电发展应该有自己的节奏和明确的技术路线,无论如何,核电行业应当保持一个稳定的发展节奏,不能忽快忽慢,忽左忽右,不仅不利于核电行业自身,更不利于产业链上千百家企业的发展。俄罗斯和韩国就是成功的例子。

失败的原因各有不同,可是成功的经验总是相似的:有明确的目标,加以持续不断地努力。

建筑劳务资质新标准

丹江口资质代办

房屋建筑工程总承包资质

友情链接